2018年1月21日 星期日

靠公民投票翻轉勞基法修正嗎?

吳景欽(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、永社理事)

民報/專欄 2018.01.19

公民投票法大幅降低門檻,再加以公投綁年底大選之故,已有許多團體開始進行提案。而剛修正通過,且引起極大爭議的勞基法修正,時代力量也已提出複決案,並同時推出最低工資法的創制案,以訴諸全民來表決。只是公投門檻就算降低,但如此的提案,果能翻轉未來嗎?

依據新修正的公投法,不僅提案人數,從最近一次總統選舉人數的千分之一降為萬分之一,連署人數亦從百分之五下修至百分之一點五,甚至通過門檻,也採同意票達百分之二十五的門檻簡單多數決。而在過往,因具有實質審查權,致常成為公投殺手的公投審議委員會,也被廢除。凡此種種,似有揮別「鳥籠公投」,而真正進入人民作主的時代。

只是於現代社會,直接民主,畢竟只是例外,若動輒可以公民投票表決,將使間接民主的代議制度萎縮。而且以降低後的通過門檻,僅須選舉總人數的四分之一來看,如此的正當性,顯然也會受到強烈質疑。

再就實質面觀察,若以時代力量所提的勞基法修正之複決案為例,若真於今年底,由公民投票同意廢除,依據公民投票法第30條第1項第1款,於中央選舉委員會公告三日後,立即失其效力。惟法條並未進一步規定,是否要立即修法,而僅於同條第4項,禁止立法機關於兩年內,再制訂相同之法律。惟關於「相不相同」的判定,公投法未賦予提案的領銜人,直接向大法官聲請解釋之權,就使相同與否,仍委之於立法者的恣意認定。

故為防止如此的窘境發生,於複決法律之提案時,得再提出「創制案」,但目前公投法僅允許立法原則,而不包括法律條文之創制。且根據公投法第9條第2項,提案主文僅限於一百字內、理由不超過兩千字,若以此次勞基法修正的複雜程度,根本無法充分表達。而根據公投法第30條第1項第2款,創制案通過後,雖必須於三個月內,將之轉化為具體法條,只是在立法原則,可能廣泛無邊下,立法機關再為相類似法律的機率,也相對提高。雖依據同條第3項,若提案的領銜人認為立法院所立法律,有違創制通過的原則時,可向大法官聲請解釋,但除了時間漫長外,基於權力分立的考量,仍大法官也只能宣示違反,則所有立法工作,還是回到立法機關,致必陷入無限循環的夢魘。

也因此,即便公投門檻降低,欲藉由公民投票,來真正翻轉此次勞基法修正的可能性,不能說沒有,卻還是有相當大的難度。不過,一旦成案,中央選舉委員會,就應依公投法第17條第3項的規定,以公費舉辦電視辯論,並將正反意見公開於網路之上,致能使爭議法條完全攤開於陽光之下,受全民檢視,並為最終決定。同時,在大選綁公投的情況下,投票率也會提升,因此所得出的投票結果,自然較具有較高的民主正當性。凡此種種,或許是公投所必然帶來的正面能量。只是在年底大選綁公投的提案,因門檻降低而必然繁多下,所有議題能否獲得充分討論、是否會互相排擠,致無法聚焦,恐待未來考驗。

總之,從公民投票的門檻降低,或許使提案過關的機率升高,但要想以直接民主去取代間接民主,似乎是不可能之事。只能說,藉由全民公投所產生的力量,可促使國家機關,能更為慎重的立法與行政。

2018年1月18日 星期四

【聲明稿】期待陳師孟等監委依據憲法制衡司法

【聲明稿】
期待陳師孟等監委依據憲法制衡司法
永 社
2018.01.18

針對立法院通過11位監委,永社對新任監委履行憲法職權,表達高度期待。並對於陳師孟準監委因表態嚴查「辦綠不辦藍」司法人員,引起國民黨立委及法官協會等團體嚴辭批評,永社呼籲,檢討部分不肖的法官及檢察官,本就是司法改革的目標。司法人員亦應秉持相同標準,檢驗監委是否依法公正制衡司法。

一、同一標準檢驗監委職權行使

監委依據憲法監督公務人員,包括司法人員,但社會長年質疑監院護航特定司法人員。其中,近日最受矚目者,即監院包庇黃世銘,兩度彈劾不過,護航黃世銘順利退休,現在月領全國納稅人血汗錢17.6萬元。

黃世銘與馬英九共犯洩密,「黃世銘的特偵組」監聽國會及立法院長,黃遭檢評會通過撤職,北檢起訴洩密罪,更有國際媒體報導「台灣版水門案」,這是台灣民主憲政的重大案件,公民社會不可能視而不見。

然而,對於檢察總長黃世銘淪為馬的政治打手,況經台北地院及高院依據洩密罪判刑黃世銘定讞,但監委執意包庇到底,兩度彈劾未過,無視社會與國際媒體的關注,護航黃世銘順利退休,現在每月仍領17.6萬元。

各界應同一標準檢驗監委職權的行使,同時反思此次批評陳師孟的自認改革派司法團體,對當時監院包庇檢察總長黃世銘,可曾相同標準、發聲評論?

二、期許監委依據憲法制衡司法

永社以促進台灣民主憲政及法治永續發展為宗旨,亦長期關注司法改革議題,在憲改廢除考監,回歸三權分立民主常軌前,仍期許立法院通過的11位監委能善盡憲法職責,尤其發揮制衡司法的憲政功能,究責司法中少數不公不義案件及司法人員。


台灣永社    
副理事長 黃帝穎(代)

--

聯絡人:
永社副理事長(代) 黃帝穎律師
02-2388-2505
永社副秘書長 洪崇晏
02-2388-3997
tfawork2014@gmail.com
永社執行秘書 廖佳榆
02-2388-3997
taiwanforever2012@gmail.com

--

【相關報導】

*民報/永社發表聲明 期待陳師孟等人依憲制衡司法
 http://www.peoplenews.tw/news/fff08b3c-690e-4e8d-b4f2-93a6ed6cf5ec

*新頭殼/制衡司法憲政 永社:對新監委高度期待
 https://newtalk.tw/news/view/2018-01-18/111149

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

問題不在藍綠 在程序正義

吳景欽(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、永社理事)

自由時報/自由廣場 2018.01.17
http://talk.ltn.com.tw/article/paper/1169318

立法院雖已通過監察委員的同意權,但提名人之一的陳師孟,誓言專打辦綠不辦藍的司法人員,如此的言論,是否有失監委該有的中立與客觀性,自得從其之後的作為,加以嚴格檢視。至於其認為,陳前總統並非貪污犯之語,如今,確實有重新檢視之必要。

於二○○八年,扁案爆發後,為了取得證據,特偵組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,甚至為了拼湊陳前總統海外帳戶的金錢總額,特別派檢察官至日本與辜仲諒商談,勸說其回台咬扁,並以不向法院聲押為交換條件。而辜仲諒也在檢察官循循善誘下,將紅火案的所得指向是行賄扁家的金錢,致成為龍潭購地案被判有罪的重要關鍵。孰料,辜仲諒因紅火案遭台北地院重判後,於二○一一年,還全盤托出,回台作證乃受特偵組指示的過程,讓人驚訝身為全國最高檢察機關的特偵組,竟使用教唆偽證的手段,只為入人於罪。

而如龍潭購地案或二次金改案,關於陳前總統是否能成立公務員受賄罪,其中最重要的關鍵,即是此等事務,是否屬於總統的職務行為。原本在二○○六年七月一日以後,由於刑法確立了從事公務且具有法定職務權限者,才具有刑法公務員之身分,故是否為職務行為,就以公務員是否具有法定職權為決定。

只是關於總統的法定職權,只規定於憲法,且於立憲當下,關於總統與行政院長間的職權劃分,即有爭議,而在歷經七次修憲後,關於總統職權仍未能明朗。惟最高法院在龍潭購地案與二次金改案裡,對於總統職權卻採取概括性的認定,即不管是科學園區購地,抑或是金融合併事務,任何相關的行政指示或措施,皆概括屬於其職權,並以之與總統所收受的獻金相連結,而因此認定具有貪污對價性,此即為所謂實質影響力說。

而這種專為陳前總統量身打造的實質影響力說,最高法院卻未敢於將之採為判例,以至於在林益世案裡,出現一審採法定職權、二審採實質影響力的詭異情狀。而去年中,雖傳出最高法院準備以實質影響力說為統一見解,卻又戛然而止。顯見,台灣司法問題,恐不在檢察官、法官的內在是藍、是綠,而是司法者的恣意與專斷。

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

廢除考監便應支持憲改

黃帝穎(作者為律師、永社理事)

自由時報/自由廣場 2018.01.12
http://talk.ltn.com.tw/article/paper/1167919

立法院昨天召開監察委員人事同意權全院委員會公聽會,中國國民黨推薦的學者質疑,民進黨主張廢除監察院,如今卻補提人選。國民黨立委王育敏更表示,民進黨過去主張廢除監察院,卻又提名了十一位監察委員人選要求立法院審查投票行使同意權。

國民黨如認為廢除考監,回歸三權分立的民主常態,是應支持的憲政方向,應提出修憲提案,而非只是在立法院的監委人事審查噴政治口水。

依據大法官釋字第六三二號解釋文「監察院係憲法所設置並賦予特定職權之國家憲法機關,為維繫國家整體憲政體制正常運行不可或缺之一環,其院長、副院長與監察委員皆係憲法保留之法定職位,故確保監察院實質存續與正常運行,應屬所有憲法機關無可旁貸之職責。為使監察院之職權得以不間斷行使,總統於當屆監察院院長、副院長及監察委員任期屆滿前,應適時提名繼任人選咨請立法院同意,立法院亦應適時行使同意權,以維繫監察院之正常運行。總統如消極不為提名,或立法院消極不行使同意權,致監察院無從行使職權、發揮功能,國家憲政制度之完整因而遭受破壞,自為憲法所不許。」簡單來說,除非修憲廢除監察院,否則總統有憲法義務提名監察委員,不然違憲。

廢除考監,回歸民主國家三權分立的常軌,是台灣社會長期的進步倡議,國民黨與其在立法院以「廢監察院」當成監委人事審查的藉口,不如支持民進黨的憲改主張,進一步提出廢考監的修憲提案。

2018年1月10日 星期三

臥軌有罪嗎

吳景欽(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、永社理事)

蘋果即時/論壇 2018.01.10
https://tw.appledaily.com/new/realtime/20180110/1275322/

為抗議《勞基法》修正,勞工團體以臥軌方式進行抗爭,遭警方強制驅離與逮捕,且以公共危險罪移送地檢署。而包括此次在內,勞工因勞動權受侵害,而以最激烈的臥軌為抗議,總共有3次。而此等手段,到底有無觸犯《刑法》?

根據《刑法》第185條第1項,只要以損壞、壅塞公眾往來之設備或以他法致生公共危險者,就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,故以臥軌來阻擋火車前進,似觸犯此罪無疑。所以在1996年,因有桃園工廠惡性倒閉,致使關廠工人集體臥軌,理所當然,就被以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起訴與定罪。惟法院考量工人乃是在求助無門下,才走向此路,除帶領者曾茂興外,其他全數以緩刑對待。而曾茂興2000年入獄兩個月後,也於當年的國際人權日,由時任總統陳水扁予以特赦。至於當時在桃竹苗地區,因老闆惡意倒閉,致積欠勞工薪水、保險費,甚至退休金等等的爭議事件,亦由勞委會代替廠商為支付,即代位清償來了結。

孰料,於2012年中,勞委會竟認為,此等給付為借貸,在《民法》請求權時效15年將屆之時,雇用數10位律師在全國10數個法院起訴。這就讓關廠工人再次走向抗爭之路,也於2013年初,又再臥軌1次。

惟來到了21世紀,司法機關對於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的解釋與適用,逐漸趨向嚴格。如臥軌,雖妨害交通,但以肉身躺臥於鐵道的消極作為,實不能與拿器物破壞或用障礙物堵塞的積極行為,相提並論。至於陳抗活動,常會碰觸的妨礙公務及強制罪,由於兩罪皆須以強暴、脅迫為手段,單純靜坐或靜臥於鐵路或馬路之上,實難以合致此等罪名。

與前次不同的是,檢察官對於關廠工人第2次臥軌,就基於法條的限縮解釋及本於罪疑惟輕之精神,全數給予不起訴處分。惟臥軌雖尚未達於刑事不法,卻仍可能涉及行政不法,故於去年,交通部就以相關人等違反《鐵路法》第57條第2項,分別處6000元之罰鍰。

故隨著時代變遷與人權保障的深化,對陳抗行動所可能涉及的犯罪,於這幾年,不論是檢察官,抑或是法官,實有嚴格解釋《刑法》,甚或以超越實證法的公民不服從來阻卻刑事不法性的趨勢。只是這些規範的適用,在最高法院尚未有統一見解前,也可能因法條或超法規阻卻事由的模糊性,致仍會有因司法者不同的差別對待。這也代表,勞工們的第3次臥軌,就算是為抗議修惡的《勞基法》,也必然得面對之後,難以預測何時結束的法律究責與纏訟。